要么颠簸,要么嘈杂

春雨

星星蒙蒙,轻轻颤颤,春天里最鲜嫩的细雨温柔的抚摸着这贫瘠的黄土。他们轻声的呢喃,如若这细雨中的清风,沁人心脾,又寒彻入骨。

仿佛已经忘记了曾经泥土的芬芳,树儿的摇摆,还有那巧燕的曼妙身姿。在眼前,风车藏在似云似雾的水汽背后不疾不徐的旋转,额头高昂,全然不知脚下半坡半坡的草儿欲绿还羞。血红血红的磕头机,一昂一垂,一伏一起,晓不得他是在苦苦思索,还是在默默啜泣。

春雨,曾经每次必携欣喜而来的玩伴,或许,已迟入暮年。

在路上,两侧的光景赏不完,匆匆而过,前方的曲径望不尽,遥遥无期。紧伴左右,不离不弃的,是坑坑洼洼的颠簸。往日一览尽收的一抹低洼,如今蓄起半池春雨,和着黄土,竟足以让你不知深浅。头顶乌云,黑压压,由天际而来,隐山没岭,压城城摧,引的风车狂转,却又把他的头遮的若隐若现。

在风里,乌云翻滚奔腾,在云里,春雨翩然而洒,在雨里,清风辗转腾挪。凉风冷雨,吹皱了眉梢,浇寒了心窝。

要么颠簸,要么嘈杂,人生不如意十八九。

蓝天乌云,绿树黄土。

春里的嫩绿,当年是多么自然,前年是那么欣喜若狂,去年似乎已经麻木。而今春,怜悯哀伤。他们也会感觉冷的吧。

树林背后的远处,还立着一架钻机,去年秋冬他在那里,今年的春,他在那里,不移跬步,不动分毫。是坚定还是无奈,是矗立还是木讷,只任风吹雨打。

一群洁白的山羊,走走停停,映在绿林里,缀在黄土上,似嬉戏若欢笑,他们永远是这里最好的景色,无忧无惧的美丽。

鲠默 2014/4/16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