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时长大

trees

已经长大了吗?还没有吗?“我还是我”一直在努力恪守这句话,一句恐怕永远不会忘记的话。可,我真的还是我吗?活在记忆中的那个又是谁。

一年,三年,五年,十年……

家还在这里,家人还在这里。门前的柳树,十几年,看它一点点长高变粗。十几圈的年轮算是长大了吗?可是,时间已经不再属于它了。去年冬天一觉睡去,今春,今夏,梦还未醒……

“梦惊子丑,泪流满面。”梦醒时分,尽是痛苦吗?也许是对痛的记忆才更加深刻吧。因为人的欲望,因为对完美的追求,因为对幻景的向往。

雨水淅淅沥沥,冲洗了绿叶,敲打着门窗,滋润这片土地。门口的柳是在梦中酣饮吗?一梦不醒,道辞与世。多好。只可惜,这丝丝细雨飘落心头,没有了曾经的甘泪。阴蒙蒙的天,灰蒙蒙的心情。清风阵阵,在这盛夏时节带来的却是丝缕的寒意。

屋檐下的那对燕子没有回来。不知道它们去了哪里,可明白,那一定是一片新的生活。终究是要走的,只是心中一直不愿承认。还不舍得那呢喃的歌声,那俊丽的身影。明明知道结果却还傻傻的企盼。痴就这么写吧。

墙角的蚂蚁还在,寒暑春秋,已不知它们经历了多少的世代。一往不变的生活,这是它们想要的吗?这样的生活难道不好吗?简单的生活,简单的想法,从不需要回忆。

回忆是什么?它真的存在大脑中吗?为什么会是现在的样子?我该如何?明天?

明天会是个晴天。天气预报是这么说的。会很热吧。

皓月似轮。“把酒问月,对影三人。”月亮还是那么圆,像十几年前一样。月光,路灯,清风,笑声……那是最美好的一部纪录片。银霜薄薄,飘洒地面,飞落床头。举目凝望,月亮她在笑我。笑我天真,笑我幼稚。呵呵,她真的了解我吗?那个曾经认为最了解的,最后,又明白多少?虽对自己说不曾期望,可心底那份感觉,不是分明的在那吗。

走吧,既然无法停留。似明镜清清,又何必戚戚。五百擦肩已为前世,今一回眸,何不嫣然而过。东,西,彼此的方向,只需举目顾前。

小暑,那已经是前天了,闰五月十五。躺在我家屋旁边的池塘已经不在,儿时的日子却仍是挥之不去。浊浊的池水,呆呆的鱼儿,乌乌的烂泥,灼灼的阳光……找不回了,知道。记忆的碎片出来捣乱,随它们去吧。要不然还能怎么样,不是吗?

该走的,不会留。所经历的一切都是这样。

麻雀少了,燕子少了,喜鹊少了,鱼儿少了,青蛙少了,蚂蚱少了……多的,似乎只有一群群的孩子,不知疲倦,无忧无虑……这就是是时间吗?

老了。有时这么自嘲。说真的,这就是长大吧。记下一些东西,把该忘掉的忘掉。Just say goodbye to myself.

翩跹蝴蝶,不一定是在起舞,可能他在为了吃食奔波,或者是在为了子女寻觅温床。从毛虫的鄙薄到彩蝶的华丽,最伟大的却是中间的茧和蛹。真不知道“作茧自缚”出自何人,他一定不懂得和羽化成蝶终为何意。

养过的蚕儿都不在了吧,真希望它们还有一脉相承。呵,自己也不知道这感觉来自何方,又有什么意义。

现实,一直认为它只是一部分,生活或是生命的一部分。我们还有其他的,其他的我们应该而且值得去追寻,去坚持,去守护的东西。心灵也有它的家园吗?曾经的隔壁搬走了,只剩下一个孤家小院。在那院子里住的是谁呢?

一缕清风拂过,在这仲夏,皮肤触觉带来的慰藉竟然会小于一双耳朵送来的舒爽。只靠一丝微风,一扇小窗,木质的小窗。吱吱呀呀的声音不知伴我度过了多少夏日的清梦……

但如果没有了这些,静寂无风的夏夜,难道可以不睡?……

2009年7月8日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