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花万里语不息-第一章 相逢何必曾相识,未曾相识已相思

这是一段大学生活缩影。勇敢孤绝的女生,一眼万年的爱情,心门挂锁的男生,固执苍凉的坚守;大学,是每个人最最纯真的美好时代,那时的我们一无所有,却勇敢无所畏惧。

兜兜转转,奋不顾身,只愿博君一笑,或许此生终究无法与你牵手,我只愿你放下过往,安心等我——来爱你。

若不是因爱而伤,我又缘何对这世间情爱退避三舍,四年前,我以为你所谓的爱情很幼稚,四年后的今天,我觉得我当初的想法竟是那么幼稚,我回来了,亲爱的,你还在么?

第一章 相逢何必曾相识,未曾相识已相思

那年,天寂说,从我来A大那一天就开始被诅咒,逐渐积累的咒语会在日月交替的某一天彻底爆发。

天寂是怀着欢喜的心情踏进A大,迈进1年2班的。高中炼狱一般的日子结束后,她彻底放纵了一把,把喜欢却一直没时间看的书通通看了一遍,把这几年红遍中国的电影、电视剧也狂扫一通。那么长的假期她哪都没去,大家忙着飞来飞去旅游观光,她却一直窝在家里,她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不喜欢名胜古迹,不喜欢游山玩水,她最大的心愿是流浪。在她心里,流浪和游山玩水有着本质上的不同,那是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生活态度,她骨子里刻着“叛逆”两个字。

考上大学之前,她很乖,从小学到高中,稳坐班级第一的宝座,利落的短发,倔强的眼神,瘦小的身影,对周遭的一切毫不在乎的态度。但在同学眼中,天寂不是那么拒人千里之外的,无论谁找她,她都是和气的笑着,也从没有半点嫌烦,她上课认真听课、做笔记,课下或是自习,她一直是奋笔疾书,偶尔会写被老师说成是“乱七八糟”的东西,大部分时间是在做题、背书,一刻不停。她永远在大家看不见的前方独行,像个伟大的神,孤独却不寂寞,她和同学老师的关系是那样让人羡慕,所有的人都似乎是她的朋友,但所有人都知道,她没有真正的朋友。她就这样,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存在着。

高考之后,她去剪发,毫不犹豫的让那个帅哥理发师把头发染成黄色,不是想耍酷,是她心心念念的喜欢,以前总觉得自己是个没有颜色的人,活在五光十色的尘世边缘,没有归属也没有定位,像一只没有方向的鸟,不停地飞却没有任何落脚之地,天大地大,飘渺孤鸿,便是如此吧。高中拼了命般的学习,不是为了考上名牌大学宝马香车衣锦还乡,而是为了有朝一日自己去流浪时会有一个很好的借口,天寂骨子里这种狂妄不羁的江湖气在那个时代格格不入。

所以,直至最后的最后,她依然按部就班循规蹈矩地踏进了A大的校门,开始了人生另一段旅途,只是,不知道如果她最开始就预料到结果,她是不是还像当初那样带着对大学的未知,雀跃欣喜地张开怀抱说:命运,我来了?

去染发的那天,阳光像久违的好朋友般和煦温暖,八月的天高云淡,日光倾城就那么直直撞进了天寂的眼里心里,瞬间灵魂都跟着跳跃翻滚,在她那惊鸿照影般的生命里,再也没有那一天的无忧无虑透亮心境。坐在明晃晃的镜子前,揪着她那短短碎碎的头发,那个帅帅的理发师说,你的肤色不适合把头发染成黄色,添加点酒红色染料会更好看。

彼时天寂正捧着《GONE WITH THE WIND》渐入佳境,最不喜被人打扰,随意挥挥手说:随便吧,都行。

就这样,天寂顶着一头介于红黄之间的不知什么颜色的短发冲进了1年2班。糟糕,开学第一天就迟到了,她不敢抬头,慌忙坐在了最后一排的外边位子,拍着胸脯暗自庆幸赶在老师点名之前到了。花名册是按性别排序的,女生在前,男生在后,天寂想,中国女性的特权在A大倒是体现得淋漓尽致啊。

女老师尖利的嗓音划破空气,直震耳膜:“天寂!”正想得开心呢突然听到自己被叫,天寂吓了一跳,“噌”的站了起来:“到!”——一脸狼狈不堪与不知所措,全班轰然笑了,老师怔了怔,推了推掉到鼻梁的眼镜:“哦,请坐,不用起立的,跟她们一样坐着答到就行了。”大家又是一阵笑。

天寂懊悔不已,都怪刚才自己走神没注意前面的几个女生怎么答道,开学就出洋相,A大糟透了。其实这也着实不关整个A大什么事,但天寂偏偏就理直气壮的给A大判了死刑。

老师清了清嗓子:安静,继续点名。天落?

天寂愣了下,关于自己这个稀有的姓氏,以前她特意在图书馆找到了百家姓,从头到尾一个字一个字地看了三遍,她确认没有这个姓氏,也曾不止一次问过自己的母亲大人,自己那挂着虚无缥缈“父亲”身份的,到底是何方神圣,每每此时,母亲总是眨巴眨巴眼,狡黠地笑:“这个嘛,谁知道呢?”

且不管母亲究竟是怎么想的,眼前这状况,明显就是给她多年“百里无一家唯我独尊”的高高在上狠狠一棒:随便一个大学的班里,就遇到个同样姓氏的,这概率这要是放到全国或者全世界,乘以一个十数亿的基数,自己这个特立独行的姓氏竟然是满大街都是。一朝天子一朝臣,这让她一时没能接受,于是伸长了脖子等着这个不知是男是女的同学出现,同时心里也荒唐地想,没准是我娘的沧海遗珠呢。

“到”一个柔柔的声音从角落里发出,四十几双眼睛齐刷刷看向了角落那个女孩子,天寂则看向了坐在前排靠右的女生,她简单的扎了马尾,用的是带个浅粉色小米奇的皮筋,侧面看去好乖巧的样子,眼睛不大却异常明亮透澈,有着高高的额头和小巧的鼻子,真是个惹人喜欢的女生啊,天寂这样想着看着,正迎上那女生回头的目光,她朝天寂微微一笑:你好,我叫天落。一刹那,四十几双眼睛又齐刷刷看向天寂,天寂微红了脸:哦,我是天寂。

一来一回,大家确定这两个人除了名字像之外,没有半点联系,又恢复了最开始的状态。天寂也落了座,但依稀有种说不出来无法形容的感觉,而且能感到不时有若有若无的目光在她们俩身上流动,天寂又在心里嘀咕了:不就名字像了点嘛,至于么,跟参观稀有动物似的。心里这么想,就错过了好多人点名,回过神来,依稀听到老师喊过:许沐白,陆樱溪,傅帛寒,程歌……

天寂心里郁郁,随口丢了一句:名字起这么好听,能当饭吃啊?!

下一章:第二章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仅有 1 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