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花万里语不息-第三章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桐花万里语不息

而天寂,也从未和任何人认真的说起初见那三个大男生的惊艳,在阳光缝隙中只觉得眼前飞舞着一瓣瓣樱花,安静而美好,古文中乘舟涉水而来的翩翩白衣少年,就是这样的吧?

许沐白,那个从开始就低着头听音乐的男孩子,不理会周围的一切,从侧面天寂只能看到他那长长的好看的睫毛,许沐白的脸有着硬朗的线条,他的瞳仁是浅褐色,这一度让天寂以为他是混血儿,因着轻微的近视,那双眼睛似乎永远不会聚焦,记得初高中时读过的“偶像体”小说,有过一句话:他的眼睛里终年弥漫着狂风都吹不散的大雾。当时天寂怎么也想象不到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见了许沐白,却觉得这描述如此恰如其分。

而陆樱溪,则是那种可爱型的男孩(虽然他一直死不承认),他有着精致的五官,白白净净的脸挂着浅浅的笑,眉毛也长的恰到好处,尤其是那双眼睛,漆黑幽深宛如瓦尔登湖水。耐克运动衫,牛仔裤,白色运动鞋,完美的诠释了女孩子心目中温柔少年的形象。

傅帛寒,是个很阳光的男生,爱笑爱闹,天寂觉得他的笑容像极八月的阳光,耀眼绚烂,挺直的鼻梁,薄薄镜片后的眼睛浸染着热情的笑意,碎碎的短发搭配着那一身整洁的运动服,看得整个人都舒畅了起来。

这么形容下来,看客们应该也能想到,青春的良辰美景,伴着青衫磊落月华披风的美好少年,总会有故事发生的。但这世界并不是澄澈如镜面,总是婆娑而未知的,佛曰:婆娑即遗憾,所以,这些故事,定不会是圆满无缺的。但年少时的爱情如开到极致的一树繁花,热烈而张扬,无所顾忌无所畏惧,就那么横冲直撞地闯进每个人的心,料不到结果的孩子们何曾考虑那未知的遗憾,即便是料到了,那谁又能阻挡他们的勇往直前和奋不顾身?


那日周末,傅帛寒说几个人自开学都没好好聚过一次,提议下馆子“搓一顿”。其余三人毫无异议,便兴致昂扬地去宿舍外面的小饭馆喝酒吃饭,权当深化感情了。

酒过几巡,三个大男生便有些醉了,勾肩搭背的说着哥俩好。想来也是,刚从高中的牢笼里飞出来,何曾真正拼过酒,显然是几杯酒下肚就扛不住的调调。那厢三个吐字不清的“醉鬼”沟通起来却毫不费力,仔细看去,其实也就陆樱溪和傅帛寒交谈甚欢,你一句“哥当年迷倒全校少女”,我一句“我都上大学了,我妈还担心我天冷不知道盖被子”…然后俩人相视大笑,其实谁也没听到对方说的啥…

许沐白倒是稳重的很,单手托腮微笑地看着那俩人谈天说地,而且——好像认真的在听。

这小子酒量这么好?天寂疑惑地凑过去,却发现脸颊酡红的男生双眼并没聚焦在任何人身上,直直的看着前方,好像看进了一片无边而遥远的虚无和空旷里,嘴角微微上扬着,像陷进了某一段美好而秘密的回忆里。

天寂怔愣着,不知所措,然后如同猛然撞见别人秘密般想要躲闪,转身的一瞬,身后传来男生低沉好听的声音:

“呐,这世界究竟有什么好?”

似是不相信般,天寂睁大眼睛缓缓回身,男生仍旧保持那个姿势丝毫未动,甚至眼神都未曾到天寂这边停留,仍旧没有焦点的注视着前方,好像那里真的能看到什么一样。天寂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到了那句话,更不确定那句话是不是跟自己说的,下意识转身快步走掉,竟仓惶的如同——挣脱逃离。

回去的路上,小寒和陆樱溪仍面红耳赤未醒酒,高声唱着“缓缓飘落的枫叶像思念,我点燃烛火温暖岁末的秋天,极光掠夺天边,北风掠过想你的容颜…”引得路人频频侧目,俩人毫不知觉,继续“丢人现眼”。其实他俩的音色还是蛮好的,若平日唱来,定能招蜂引蝶,但今次这般登徒浪子般的醉鬼形象,真真是大打折扣惨不忍睹。

许沐白则双手插兜低着头一路安静无言,天寂时不时瞟他几眼,脑子里总回响着他那句“呐,这世界究竟有什么好”,路灯下男生的脸在忽明忽暗的暗影里,看不清表情。

毫无来由的,天寂的心脏抽痛了一下,她慢慢挪到许沐白身侧,没话找话:“许沐白,你有没有喜欢的花?”

说完,她心里长长吁了一口气,其实那样的时刻那样的少年,和着脑子里盘旋不去的那句话,让天寂不由自主地心疼起来,想打破他身上的宁静,想让他周遭的空气流动起来,至于说的是什么,男生回答与否,都不那么重要了。

“前夕船中索簟眠,今朝山下觉衣单。春归便肯平平过,须做桐花一信寒。”

身旁的男生低低的念着,一把清冷磁性的嗓音,被夜晚凉凉的风一吹,便失了踪迹。

许沐白一向是个沉默寡言的人,想来今天晚上是酒精使然,顺着天寂的问题就这么说了下去:“桐花啊。我最喜欢的,是桐花。春夏变换之际的清明应时而开,盈虚有数,便是它了。”

天寂竖着耳朵听,大气不敢出,唯恐惊散了这低沉的声音。

“刚才我念的是杨万里的诗,小时候爷爷一直念这首,时间长了听得多了,我便记住了。好笑的是,至今我仍然只会背这一首杨万里的诗,他流传最广的诗我却连名字都不记得。”

“呐,天寂,你见过万里桐花极致盛开的美景么?”


因着她的性格,天寂的记性一向不咋样,她不喜欢记那些有的没的东西,总觉得生活已经够丰富多彩了,再不停的往脑子里塞东西,迟早会被累死。但这首诗,天寂却是再也没忘记,确切的说,那个凉风习习的晚上,男生的每一句话,都成了天寂心底最持久的回响。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