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花万里语不息-第二章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旁边的男生扔来一句:你嫉妒?

其实天寂的口头语就有一句:能当饭吃啊?比如,高一有一次同桌地理考100分,她把自己不及格的试卷捏成一团藏在书桌,不屑地撇撇嘴翻翻白眼:“考满分又怎么了,能当饭吃?”

每当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都是技不如人或者境况不如人的时候,拍肿脸充胖子,说的就是她。地理白痴对同桌的满分不屑一顾的时候如是,今次这些陌生又好听的名字,也如是。自己心里明白的很,但别人能不能这么说,就是另一回事了,于是…

天寂心里的小火苗“腾”就燃了起来,抬起头循着声音的来源咬牙切齿一字一顿:“你-说-我-嫉-妒?”

旁边的男生一头清爽的短发,细闻能闻到清香淡雅的海飞丝洗发水的味道,侧脸看上去棱角分明,他头也不抬,一把低沉的嗓子:“要不然是什么?”

如长流的细水一般温润无波,轻而易举就浇灭了天寂的小火苗。很久之后,天寂想起这日这时的情景,对着某篇文章结尾的四个字感慨万千,世事轮回,有因有果,这四个字描述当日那境况,竟是如此契合,分毫不差,这四个字便是——柔能克刚。

小 宇宙不燃烧时的天寂也很有条理很有思维,比如现在她就在头头是道的为别人解释她理解的意思:“在我们那个小县城,男生不是叫建国就是叫国庆,要不就是王强 张刚,老师刚才念的几个名字多好听,一听名字就知道父母都是文化人,但我有觉得有些不明白,譬如说,‘许沐白’,沐浴着白色?理解不了;‘陆樱溪’,樱桃 汁形成的小溪?那是什么啊,‘傅帛寒’,字都那么不好找,难为给他起名字的人了,而且完全不懂什么意思。”

明明是稳坐如山,天寂还是看到了男生嘴角抽了几抽,然后眼皮也不抬,扔过来一句话:“我就是许沐白。”天寂石化了…

里面的一男孩子探出头,眼底眉梢掩不住的笑意,不得不压低嗓音:“你好,我是陆樱溪。从没想过我的名字是这个意思哦。你叫天寂?想象力好丰富啊!”

再 里面的男孩子按住陆樱溪的头,夸张地咧着嘴用力的朝天寂摆手:“小丫头,还有我,我是傅帛寒,叫我小寒也行,其实我也不知道名字究竟是什么意思。哈哈 --”没来得及笑完就被旁边这个低着头的男生准确的用面包把笑声堵在了嘴里,然后这个叫许沐白的男生缓缓抬头瞪了他一眼。

然后,便轮到我们天不怕地不怕的天寂女侠傻眼了,今天鬼撞墙?都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但那好歹也是有堵墙啊,今日这情景,明显就是自己不仅没站在墙后面,反而就是直愣愣的冲着枪口就去了。

当然,那时的词汇还没现今这么发达,用近日流行的一句话形容就是:NO zuo , NO die。

后来,当小寒问起当初对他们的第一印象时,天寂总是会窘个大红脸:“总觉得像是背后说人闲话被人当场抓获的感觉,别提多尴尬了。咋能那么巧?不会是你们三合起来整我的吧?”

许沐白就抛来一个大白眼:谁稀罕。噎得天寂一愣一愣的,攥着小拳头就要揍他,这时候,陆樱溪就会过来打圆场:别在意,许沐白就那德行。小寒也凑过来,狡黠的眨眼:你真有够白痴的,那时我们都不认识你啊,怎么整你啊!

天寂和大家的初识是这样戏剧化,以至于很久很久以后,大家还记得当初走进教室时穿着大大的T恤,破旧牛仔裤,染着头发,一脸淡然冷漠却眼神慌张的瘦小女孩子,也记得后来跟他们解说名字的意义时那个神采飞扬的姑娘。

古 语有云:不打不相识,老前辈留下的话有时候真是真理呢,天寂很快和大家打成一片。她本身就是大咧咧,因为无所谓,所以便无所惧,天生豪爽的性子在男生圈里 很是如鱼得水,她也乐得跟男生打交道,少了女人之间的勾心斗角和明争暗斗,她们之间的小心机总是让她手足无措。于是她也便安心混迹在他们三个中间,乐不思 蜀乐此不疲。

分宿舍的时候,天寂和天落都分在了217,反正无论从学号还是姓氏来说,她俩都挨着,这也是必然的事。天寂总是早出晚归,在没有搞清楚宿舍其余三个女人的性格习惯忌讳之前,她避而远之,唯恐自己不经意得罪了谁,都入学快半年了,她刚勉强将名字与人对上号。

钱 乐乐,一号床的大姐大,175的身高在她们班都是鹤立鸡群的存在,难得是人家的身材保持的也相当好,从第一天见她,天寂几乎就没见过她素颜的模样,早晨天 寂挂着耳机赶去操场散步,其它三个还在被窝里;晚上天寂回宿舍,乐乐小姐早已经洗漱完毕躺在床上按摩脸、胸、腰、屁股…白天这位大小姐也随身携带各种化妆 品随时补妆,用傅帛寒的话说,哪怕当街被人抢了钱袭了胸捏了臀,也要优雅的拿出镜子看看妆花了没…

天寂和天落的床挨着,头靠头睡 的那种。虽然未曾过多接触,但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天寂对这个沉默少言总是挂着浅浅微笑的女生十分有好感。天落是典型的大家闺秀,温风软雨的江 南养育了她的恬静内秀,沾衣欲湿杏花雨,如黛纤眉桃花面,天落本身就是一幅上好的山水画。

4床的女生姓袁名缘,传说中每个宿舍每 个班级都有个胖子,袁缘便是这传说的实践者,当然,这个白嫩嫩圆滚滚的小姑娘的名字也着实没有辜负这身卡路里,袁缘其实长的蛮清秀,双眼皮的眼睛大而有 神,清澈灵动,但由于脸实在是胖,挤得眼睛便不那么大了。我们整天叫她“圆圆”,不过听起来倒也没差…据她自己说,她爸爸认定与她妈妈的相遇相爱是天注定 的缘分,所以给未来的小孩定了单名一个缘字。但未曾料到自家闺女横向发展的厉害,等她爹娘觉察有些不妥的时候,晚了…

虽然各有各的性格,但毕竟刚入大学,新奇和陌生都让大家彼此接近彼此包容,四个女生倒也住的和谐。

那 时天寂真心觉得日子美好的很,白天跟许沐白他们三个晃荡,回宿舍也偶尔跟姑娘们八卦聊天,简直是如鱼得水,整日整日眼角眉梢都是上翘的。人总是在不知觉不 知情中,挥霍掉了最美好的时光,等后来意识到想挽回想珍惜的时候,或已与之失之交臂,或已失去了拥有它的资格。

天寂未曾想到,他,终究是她逃不开的一场烟罗。

下一章:第三章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已有 12 条评论
  1. 配图不错

  2. 看上去好像青春片一样

  3. 学习学习,默默的关注博主了,嘿嘿

  4. 还有的呢,怎么突然没了

    1. 什么突然没了?

      1. 我是说着这故事感觉没完结啊~~

        1. 对,后面还有好多好多呢

  5. seo seo

    支持一下~

  6. [4]

  7. 百度云盘www.144n.com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