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星戴月

在那个傍晚,夕阳起兴拉住一抹红霞,迟迟不愿离开。

坐在熟悉的皮卡车里,一颠一簸,缓缓向前。呆呆的望着窗外,看这个风车转,瞧那个风车停。见那晚霞伴着夕阳,追逐嬉戏,不知何时又惹来一缕彩虹,环而起舞。赤橙黄绿,井然分列;青蓝又紫,挽手鳞次。

沿着彩虹之桥,在那尽头便是天堂。

远处无聊的沙丘缓缓升起,终于,还是挤掉了夕阳,遮挡了红霞。

夜,如期而至。

一如既往的晚餐,一如既往的夜班,轻轻的不同,是凌晨四点半开始的查夜。

繁星点点,悬于头顶苍穹之上,在皎洁的月光背后,一闪一闪。凉凉的微风,带来缕缕清新空气,沁人心脾。静静的夜里,我们从半山坡出发,缓缓而下。远处星星点点的光芒,黄的红的,静的动的,是灯光是火苗,是井场是风车。

微下了车窗,默默然。带着与时间不相符的清醒,头脑里空灵一片,侧头任外面景物后移。车在向前走,人在向前走,外面的世界却簌簌后退,时快时慢。相背而去的距离,源自何处?

下车,巡视,询问,检查,记录,上车。

熟悉的路线,熟悉的内容,熟悉的结果。

一直昏昏沉沉,却又异常清醒。

直至东方泛白,赶在初升的太阳露头之前,回到熟悉的床铺,想着日出的景色,渐渐入睡……

无梦 2014年1月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