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载又半

沙漠之路

晴朗的午后。

坐在办公室,本熟悉却又一股莫名的陌生,端着半杯浓浓的咖啡轻抿。相比室内单调无序的键盘鼠标敲击声,窗外阵阵寒风的呼啸倒是显得像那黄土大地充满情感的呼喊。不懂,一窗之隔,仿佛成就了内外时空的隔膜,不同的维度,不同的陌生。

背后明朗的阳光,刺破湛蓝的天空,驱散洁白的云朵,依然不顾木讷窗帘的阻挡,径直的打在电脑屏幕的正中央。似奋不顾身勇往直前的执着,又若无心无力偶然而就的堕落,总之眼前的画面一片茫然,不知是明晃的日光刻出这斑驳的字迹,还是那懒散的话语不小心割裂了皎洁的光明……

影之于光,为之奈何。

对面墙上贴着三幅照片,他们笑的好开心。一丝微笑,之后却是更甚寒风的悲凉。瞬间的笑容可以用精准的相机记录封存,漫长的苦楚却由何来排解消除……

可爱的小姑娘,从前面进来,一路欢笑奔驰,由后门走了。

情之于景,去来何从。

”A Place Nearby“,轻灵的声音从天际飘来,赶走了呼啸的西风,吹淡了凝重的空气。似离别似团聚,若轻谈若默然。在另一个时空的我,也许同样的感觉吧。

两载又半,一步一步肆意向前,大漠孤烟长河落日,只记得,身后的背影愈行愈远。来时的路还在那里,来时的足迹却已斑斑驳驳。

究竟何为时空?

明天仍然会是一个晴天。

后天呢?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