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控培训之再

想想上次的井控培训,脑中一愕,竟一时反映不出当时的年份。好像是一四年吧,近两年了,时间好快。

台上的老师又讲到重庆的12.23。零三年,不记得当时石油行业的情况,不记得当时自己的样子。243人,其中2人是从业者,其余241村民,为何。如何斟酌利益,如何评价投入与产出。

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总会去翻起曾经脑海里沉淀的层系。空的实的,深的浅的,兵马俑门前的徘徊,疗养院内的信步,临潼街道上的长走,骊山顶峰的远眺。一周时间,埋在那里,愈将愈深,百千年后,如何想象。

回来马上一年了。想想去年此时,历历在目。转向,亦或逃离。

这个老师讲的挺好,入耳。这不是大学的课堂,老师也不是似和尚撞钟的闭眼灌输。已经几年不曾如此心情如此状态的聆听。古往今来,国内国外,从政治到经济,由技术往管理。似飞鸟,乘风起舞,纵览山河,一往无前;若游鱼,恣意汪洋,探秘海底,无所畏惧。

猛然脑中乱作一团,无从下笔。

回到脑海细细搜索,才意识到近期竟然忘了,或者怠慢了两三年前对自己期许的方向。心之所向,胆敢迷茫。


各种不着边际,驴唇不对马嘴的比喻,理论知识的匮乏成了秃子脑袋上的跳蚤。

那个人嘴里那个教语文的不会就是这个吧。石油工业,的确是专业性很强的一项事情。忽悠,教导的多,还是耽误的多。可是人要学习的呀,八十年代的国标行标,十几年不变的教材内容,课堂的照本宣科,重复唠叨。不说目的,精神,我们的精神何在。

显摆,吹牛,如此自豪,却课件上连很简单的不合适的图都懒得去改,只好屏幕上展示着那潦草丑陋的字体。单位,系统,提高在哪,发展何去。

然而,惭愧。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