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

曾经

那曾经熟悉的声音,应窗子之邀,又来到耳旁。

还是一样的凌乱,缠杂。也许是一声叫嚷,亦或阵阵欢呼,却又如窃窃私语。时而夹上汽车的驶过和一两声笛鸣,还有操场上的足球、街头的欢笑——续续断断。教室里则是脚步声和着翻书声,引得桌椅也不再耐得住寂寞。

一切都是那么相似。窗外渐渐暗下,室内因此更加明亮。一缕清风拂来,没有雨后泥土的芬芳,不是春花烂漫的幽香,淡淡的微微的是随风浮来的尘灰。也许它并不情愿,可还是被我深深地吸入体内。窗帘懒洋洋地摆着,仿佛一颗心,浮起,可不知要去哪里;落下,却又不能。于是随着温柔的春风一起,聆听万物在复苏。

树又绿了,花又开了,曾经我照顾的蚕儿还有后代在延续吗?

作茧自缚,还是羽化称蝶?

每个人都可以选择吗?

相似的情景,同样的问题,又回到了这个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的大脑。

一直在坚信,人,有许多东西是不会变的。但渐渐发现,可以历经春秋风雨不变的真的实在太少。

也许,那就叫做天真吧。

铃声响起。没人站起,没人出去;没人出去,没人进来。

不知道,那电铃是否在疑惑:“我的声音太小了?还是他们根本什么都听不到?”

站起,窗前,俯身。操场上不再有熟悉的身影。也不再记得,从何时开始,丢失了那份跑到操场上放纵的冲动。疯跑,呼喊,流汗,碰撞,这一切都在静无声息中弃我而去,没有留下哪怕是一声的辞别……

这是思念吗?一个还在想,而另一个,早已忘记。

只是还不懂,那脑海中的回忆为何永远不愿淡去。

just memory

2010年春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