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写在二零一六年末

Daughter

本想在2016年末,把被挥霍的一年光阴记下些许,各种原因,拖了又拖。

一、女儿出生,身为人父

若在2016年中挑出最重要的一件事,便是这个。

怀胎九月

工作单位比较远,妻子怀孕之后每天承受单程近一小时的路途颠簸之苦。孕三月左右开始的害口,更是雪上加霜,一段时间几乎每天下班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吐。既没胃口,又各种呕吐,还必须努力摄取营养,真是苦了每一位怀孕的母亲。由秋入冬,天气转冷,日照也是一天比一天更短,妻子带着日渐臃肿的肚子每天早出晚归,经常是迎着朝霞出门,带着暮色回家,心里着实替她觉得辛苦,但在一旁却又帮不上什么。

如此,一天天坚持。

自选的日子,我们在十月下旬搬进了新房,算来装修完已经过了大半年。终于有了两个人的空间。工作日,早起家具门全开,窗户全开,各奔南北;下午下班回来关门关窗,准备晚餐。周末在家里看看电视上上网,还得一顿打扫卫生(咱这空气质量真没的说,每天开开窗户,屋子里便尘土肆虐)。给厨房准备的各种设备,加上楼下街边繁华的地摊成全了两个吃货,这顿饭还在嘴里没完,便开始研究下顿做什么。失败伙同着成功,在我通往大厨的路上携手前行。

预产期前一月,妻子实在无法再继续每日颠簸,开始休假待产。产前检查越来越勤,从最开始每月一次,到最后要每三天一次。医院跑的熟熟的。

艰辛生产

待产最后的几天妻子都快熬不住了,常半打趣的念叨坚持不了了。

各种原因,最后定了剖腹产。提前两天去医院办了住院手续,吸氧,术前准备,产前检查。

生产当天早早起床,带上早已准备好的大包小包直奔医院。当天六台剖腹产手术,八点左右开始,我们排最末,两个手术台同时进行。妻子靠在病床上紧张的等待。观察前面几台手术的时间,长短不一,半小时到一小时都有。十点左右,护士来叫,二床去三楼做手术。竟然没有医生护士带路。我们一大队人马找到手术室,门关着的,门口还有另一队等待的家属,还巧,产妇是妻子同学的姐姐。没多久手术室开门,把妻子送了进去。

各路亲戚都来探望,我们一起在手术室外面焦急等待。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怎么还没出来,千万别处什么意外……四十分钟,五十分钟……仿佛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抓耳挠腮。看看其他人,眼睛里也尽是遮不住的焦躁。更看到丈母娘和婆婆两位母亲,眼睛发红,泛着光,脸上僵硬的表情,竟是在强忍着不让泪水流下。我也鼻腔一酸,赶忙把视线转向别处。

十一点左右,闺女出来了,在被子里裹的严严实实,挤上前去看,头发湿湿的,皮肤娘胎里泡的泛白,下面透着嫩嫩的红色,眉头还粘着些许白色的胎脂,算不上多漂亮,也不丑,新生儿都差不多的样子。推孩子出来的医生还带了两份确认单,需要我签字,也没仔细看,大概是确认孩子情况什么的,拿过来直接签了。然后在一群亲戚的护送下,奶奶和姥姥一起把孩子直接推回病房了。

继续等待。

时间变的很慢,仿佛在一秒一秒的数着。透过手术室的门往里看,不见动静,拿出手机低头瞧瞧时间,几分几秒,扭头转身原地画圈踱步,停不下来。越是久等越是焦急慌乱。为什么现在还没出来,是不是手术出了什么问题,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结束……陷入一口热锅里,无论如何逃不出去。

妻子出来的时候,已经没有心思去注意时间了。只她见躺在手术推车上,身盖绿色大棉被,只露一头,推车侧面还撑着两瓶点滴药水。赶忙上前问问她怎样。还好,恶心。听医生安排,将妻子的头侧摆,嘴下面垫好纸巾。手脚不停,径直推回病房。现在只记得曾几次与妻子交流,却已想不出当时话语的内容,一路上心里五味杂陈,恍恍惚惚。

回到病房,父母亲戚大家都在围着新生的女儿,这个看看,那个说说。我独守在妻子身旁,寸步不离。没几分钟,便开始呕吐,黄色的粘稠物,不知是单纯的胃液还是混合着药物。吐吧吐吧,吐出来以后会好受些。换过三五次纸巾后,妻子终于平静下来,无精打采。看着她难受的样子,想着更难熬的时候还在后面,心中不是滋味。

不记得过了多久,一名护士过来喂女儿糖水,还没等护士来得及把活塞推完,一针管的糖水已经被女儿嘬完了。初来乍到的小生命,不晓得客气。

中午的时候亲戚们一个个回家了,我在医院门口小饭馆买的午饭,带回病房草草吃了。挨到手术后六个小时,终于可以给妻子喝口白开水,头下垫上枕头。慢慢的妻子身上麻醉药的效力开始变弱,双腿渐渐有了知觉,虽然胳膊上挂着的镇痛泵一直在定时的打着止痛药,但仍然减轻不了这手术开膛破肚的疼痛。只能平躺,把腿伸直会拉扯的刀口疼,把腿弯曲,又会压的腰疼,而且时间久了,膝盖、脚跟都会不舒服。不知是麻醉还是点滴的原因,妻子还一直出汗,尤其额头、脖子,汗水不断,枕头、衣领都被洇的湿湿的。我在一旁伺候,喂水,擦汗,按摩,活动双腿,只偶尔看一眼女儿,一点闲空没有,浑身是汗。女儿交由奶奶和姥姥照顾,换尿布、喂奶粉,她是吃饱就睡,倒不磨人。

就这样,一整晚。

没觉得时间过了很久,窗外的天空已渐渐亮了,抬头眺望南方空旷的稻田,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每个父亲都有这样的觉悟吧,多么希望自己能替妻子来承担这生育产子的痛苦。

熬了一通宵,竟然没怎么觉得累,好久没有这么旺盛的精力了。上午有亲戚陆续过来探望,关切和喜悦。只是病房里三张病床全满,加上陪床的人,真是站在病房里都觉得挤。我仍然是在床边伺候妻子,不得些许闲空。虽在严冬,明亮的阳光洒进病房,身上尽是炎热,汗流浃背。

中午,手术24小时之后,护士过来把妻子身上的监护仪撤掉,镇痛泵拔了,尿管拆了,并且要求下床活动,自行排便。各种东西撤走,妻子看上去轻松不少。但上下病床,去卫生间排便,这过程依然苦不堪言,也只好咬牙坚持。下午、晚上,妻子的痛感几乎没有减弱,平躺着疼,侧卧更疼,曲腿难受,直腿更难受。少了点滴和尿管的影响,有所轻松,但仍差不多是一夜未眠。奶奶和姥姥两人照顾孩子,各种喂奶、洗尿布,也是折腾的没完。

第三天。一切开始有所好转。妻子能够忍着痛各种活动,我能挤在她病床上休息,临病床的产妇出院,病房里宽敞不少,也清净了不少。虽然紧接着新住院进来一个,但第一晚他们回家了,病床空着。第四天。病房恢复拥挤,但心情已大大轻松。最艰难的时间已经走过,最后两天,坐等出院。第五天。等女儿采足跟血,之后收拾东西回家。

操劳养子

回到家把东西放下,往沙发上一靠,倍感轻松。

ALittleGirl

攻坚战告一段落,持久战刚刚开始。女儿一觉睡两三个小时,每次醒来其他人就是一顿折腾,白天还好,后半夜可真熬人。每天过的好似不知白天黑夜似的,我们也跟着女儿睡了醒,醒了睡。冲奶粉刷奶瓶洗尿布,买菜做饭刷锅洗碗,扫地擦地整理杂物,虽然人不少,可也忙的不亦乐乎。

出院回家第二天,便发现女儿呼吸声比较重,类似呼噜。观察了一两天不见好转,这可愁坏了孩子妈,生怕是得了肺炎。网上搜索研究,看症状应该不太像,但总归不正常,终究也放不下心。女儿出生第九天,就带着她又回到医院看病。医生用听诊器给听听呼吸声,肺上没啥毛病,气管可能有点问题,孩子太小,也没好办法,回家继续观察。从那时直到现在,女儿呼吸声重,口中粘稠分泌物,轻微吐泡沫,这些症状一直在,不见减轻,幸好也没有加重。小小的孩子别的地方没怎么去过,两个月大,医院诊所的已经跑了五六趟了。

初为父母,喜忧混杂,心头的压的责任无比重大。

二、父母年迈,子养亲待

在妻子女儿出院回家后的两天,突然感觉到,自己一下子进入了上有老下有小的阶段。之前只是心中惦念,却没有现在如此这般的切实感受。

父母六十多岁,已上年纪,却还算不得年迈。一六年年中,父亲为了前一年被拖欠的工资,远赴江苏打工,虽在与山东交界处,离老家不远,可他这身体状况着实让人担心。无奈举家反对也拦不住。一去半年,历尽艰辛,快到年关仍然感觉收债无望。年三十白天才坐火车回家,下午哥开车去火车站接。终于要回了部分工资,还好。一家人过了除夕。母亲是从妻子休假待产时便住过来照顾。买菜做饭看收拾看电视,那时没觉得如何。是否妻子生产住院那些天吃不好睡不好累的,出院回家突然感觉母亲已经苍老。耳朵已经不灵,记忆也是大不如前,有时说话颠三倒四,收拾孩子双手拿捏缺少分寸,思维上是越来越单一,会常顾此失彼。

心头酸楚。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上大学的时候在想,一定尽早孝敬父母,甚至为此放弃了读研。可是几年远漂他乡的工作经历却是把这念头一拖再拖,一磨再磨。初心所向,何奈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回到家来,新工作环境一顿麻烦,妻子怀孕生子几近一年,再加自己之懒惰。

时间久了,此情此景早已非当初所想。

尽心尽力。

三、工作踏步,前路茫茫

感觉像眨眼之间,来到这里工作已经一年半了。

SuiShouPaiLai

回头想想,当时从西北准备离开时的种种景象开始渐渐淡了。整整四年,人生中最珍贵的青春年华,除了记忆,所剩寥寥无几。还记得年轻一往无前的勇敢和执拗,还记得新人满腔热血的勤奋和坚持,还记得同伴清淡如水的纯真和羁绊……

情况变化了许多。每天定时上下班,在一圈小的多的范围里工作,少了之前同事间的纷繁复杂,也少了流水成型的工作框架。生活突然一下子由工作变成了生活+工作。也许是看的淡了看的透了,也许是变的懒了变的老了,或者是把大块的时间费在了无谓的娱乐和消遣,亦或是将大把的心思留给了家庭和亲人,在工作上,走走停停,进展甚微。看着四年的汗水白白蒸发,没有在水面哪怕抚出丝缕的涟漪,一直知道自己凡事看的开,可心里终究抹不掉那点点的芥蒂。欣赏新新王的那句话,“自己选的路,哪怕跪着也要走完。”他在践行着自己信念,而且发展的很好,替他欣慰。而我,“活着,永远不是一个人的事。”到达了现在的这里。

知道无法一直这样,知道过了这一阵就会有变化。边走边看。新的这一年,还是有不少工作再拖沓不得。

前一阵地方事业单位招聘,竟然也招我学的这专业,比较诧异。和妻子一同报了名,还一起做了些少的可怜的复习。是运气还是巧合,在最需要空闲的时候,最不得空闲。新生的女儿嗷嗷待哺,而且还身染疾恙,让父母何等揪心。带着还没出月子的妻子去考试,过程倒还算顺利,没什么意外。说来惭愧,这竟是毕业之后第一次再回到高中母校,而且还是匆匆而别。

我进了面试。就在面试的前一两天,坐在电脑前,网上搜点资料,看不进两眼,就去打游戏了。心中犹豫。看不清这岔路口远方的景色,也缺少朝着一个方向闷头前行的执着。总之,面试比较失败。原本可以稳稳抓在手里的机会,被自己眨两下眼睛,撒手扔了。本以为自己看的很开。借着单位聚餐喝醉的酒劲,才知道心里那块疙瘩是多大的分量。

一年之计在于春,定一个小目标,弄个职称先。

四、懒散自学,收获甚微

大概从高中、大学的阶段开始,就对电脑、网络比较感兴趣,而且我这人喜鼓捣,好折腾,把这兴趣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最开始打游戏,红警、CS、WAR3。之后自己买了电脑开始各种装系统,win7 win8 win8.1,ubuntu fedora deepin,Windows Linux 双系统。各种淘软件,ALTRun AutoHotkey LiberKey lingoes PotPlayer totalcmd Vim XYplorer…… 有的使用率不高,有的一直在用,反正都折腾过好一阵。再到参加工作以后,想着找个动力让自己继续学些东西,记录下些内容,弄了个博客 一语。什么域名、主机、服务器、WordPress 又是各种捣鼓。试了免费主机,买过虚拟主机,还弄过自己搭环境的 VPS。一顿折腾下来,虽不堪大用,但兴趣所在,还是颇有长进。前一阵 WordPress 被挂了马,也不知道是哪个不开眼又吃饱了撑的家伙干的,然后在 typecho 和 hexo 之间纠结了好久,两者都尝试了一下,最后选定了 typecho。果然是越久越懒得折腾。

再往后,工作回到了这里。别说,新的工作环境里,这软件还真别扭。正好前段时间看了些 PHP,看了些 HTML CSS JS,于是乎,为什么我不索性改一个自己顺手的。没有扎实的基础,想到哪做到哪,不会的时候各种查资料,效率非常低。好歹弄出了一个东西,而且还赶上一次单位小范围内的比赛,还挣了点奖金。^_^ 终于算是有了现实的收获。

Sublime

虽然断断续续,但是也没停。静不下心把一个东西往透里学,一会看看这个,一会又看看那个。喜欢 python 的简洁与优美。不过同样是浮在水面,浅尝辄止。本想着用 django 把之前做的这个东西扩充,加个前端框架改成好看的样式,添上一些需要扩充的实用功能。兴冲冲的克服各种困难,做到半路,各种样式各种逻辑都想的差不多,也做完了一些,结果卡在了读远程数据库这个坎上……能读,但效率不能忍,连一次要十几秒……数据库服务器那边又没权限去查看是不是有问题,本地这边研究了好一段时间,最终没能解决……

无奈别寻他途。呵呵,别更不会啊,PHP 吧。试了一下,速度可以接受。找个框架吧,选定了 laravel。无奈自己基础太差,看文档看的云里雾里。略去各种摸爬滚打,不表代码能有多烂,反正最后是弄了个东西出来,实用性有所加强,自我感觉比以前的强多了。只可惜 没有用户……一是没有功能性需求,旧的能用就行;二是习惯了以前版本的繁琐,对于我这新版作出的一些优化反而不适应;三是性能太差,在局域网一个路由器下打开首页都要好几秒,人家还没看到功能就已经把这个放弃了;四是没有营销,当然,我也没有这个打算。前两天开始打算着再加一项关于统计的功能,本来每周的数据统计就挺烦,现在又来一个新的,而且要两份都做,所以把这些繁琐又没什么意义的统计全都交给电脑吧。

这几天开始着手做这个统计功能,一是做起来比较费劲,进度很慢,二是越往后做越觉得性价比越低,这功能受数据格式约束太大,后期修改和拓展会很难。但是既然已经开始,还是要把它继续做完。是给自己的交代。

五、两点一线,亟待丰富

生活,需要经营。

六、面向前方,且惜且行

一四一五一六,三年,人生路上栽了三座里程碑。

路在脚下。

PS           

终于还是没逃过虎头蛇尾……

已有 3 条评论
  1. test test

    加油

  2. 忒能说

  3. 加油

添加新评论